尾声

    1

    果丹带马格去她说的地方。一出房间门马格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跟她来到过道尽头一道铁门前,果丹神神秘秘拿出一把钥匙,开了锁,他们进了铁门,爬上一个很窄的铁梯。果丹在前面,打开了天窗,阳光立刻透射而下,恰好是正午,晃得马格睁不开眼。他们应该戴上头盔,穿上太空服,那样在进入天界的那一瞬间,他们就是行走太空的宇航员了。

    她的心在高原。她选择二十九层除了想超越这个城市之外,她还想与天空直接交流,就像在西藏出门就是天空那样。她需要一个梦想平台,顶层使她的梦想成为可能。上面什么也没有了,就是天了,远方是海,像草原。她在这里搭了一个简易的凉篷,做了几个草垫,放一张木桌,再扯上几块红绿蓝布条,在棚顶上,像风马旗、高原随处可见的五彩经幡。凉篷像西藏消夏的帐篷,白底儿,绘有蓝色云纹,海浪,中间是月亮。

    这就是在马格眼前呈现的,看上去像小剧场,像一组版画,也许应该再有个玛尼堆,一个香草炉,煨点桑烟什么的。

    他们在凉篷坐下。高风猎猎,阳光融融。

    “你经常坐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我很少下楼,就常来这儿坐坐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你是不是有点太奢侈了?”

    “奢侈吗,没花几个钱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指钱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我这不是把你请上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公平,你在天堂,我在地狱——地下室。我们一个天上一个地下,我见阳光都得偷偷摸摸的,你拥有整个天空。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天空,我出生在西藏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喜欢西藏,白云,雪山,可我更喜欢地下室。天空除了有记忆还有什么?地下室能看到上面的一切,包括你的天空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记忆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我还是希望你能经常引狼入室。”

    “狼已经来了,我得当心点儿。”

    他们大笑。他说:

    “有一部电影叫‘失火的天堂’,哪天我会到你这儿来纵火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嫌烧得我不够?”

    他们相视,看着对方,他看见她飞舞的一根白发,不是一根,是几根。

    “你有白头发了?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他说,走过去。

    她闭上眼。一茎雪丝在他手上,饱含阳光。

    他没揪下来。风霜在头发上,而她依然很美,像画中的女人。

    2

    马格回到地下室,正是各乐队排练的时间,马格的出现使地下室所有隔间都停止了手中的乐器,都集中到了弹孔的房间。侯马、沈宏飞拿出啤酒,大家痛饮,人们把白酒、花生米、泡菜拿来了,没坐的地方,都站着,架子鼓一响,十几把吉他贝司同时啸叫,个个都叼着烟,披头散发。都是混乱不堪的人,白天醉生梦死,晚上游魂似的发往各个酒吧、迪厅、夜总会、甚至商场门前和街心花园,有的夜晚回到这里,有的不知醉倒在何方。弹孔出了大名让各乐队羡慕不已,恨不能也像弹孔那样作点事来。闹了一阵,骂了一阵,人们渐渐散去。人们不知道弹孔已成为历史,弹孔必须解散。侯马、沈宏飞、周新峰盼星星盼月亮盼着马格,本来兴高彩烈,一听弹孔要解散傻了眼。他们出来时并未被告知此事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签了字。”马格说。

    “真的,为什么?!”侯马大声说。

    “不为什么。”马格说。

    “不为什么?凭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我得出来,这是我出来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我操,就这么完了?!”

    “你们没事,再组个队,别叫弹孔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出来就不错了。侯马,你还能唱吗?凑合点儿,行吗?”

    “没你我们他妈唱什么劲!”

    “你就破着唱吧,先活着。”

    侯马愤怒之极:“你他妈干嘛要签字!”

    “我贪生怕死。”

    “操!”侯马一脚踹翻了架子鼓。

    沈宏飞拉住狂怒的侯马。

    “马格,你有没种,咱们就他妈唱,就不解散,你敢不敢?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马格,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操蛋!”

    “你们唱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!”侯马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侯马,我明白你的意思,你们可以为我豁出去,但没必要为了我。我头很疼,我想一个人呆会,你们找个地方商量商量吧。”

    沉默。都不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马格送侯马他们上去,在电话亭他给元福打通电话。

    元福马上要过来接他,马格说想自己呆几天,他会跟元福再联系。元福根本听不进去,放下了电话。马格又拨通了何萍,何萍听说马格出来像元福一样激动,约好元福一到他们就去红方。

    元福很快到了,不一会他们就到了红方酒店。何萍苏健飞已在门口迎接,他们快要结婚了,元福在车上告诉了马格。

    何萍与苏健飞以主人的身份招待马格,豪华的单间,龙虾鲍鱼、酒店绝品都上来了,非常丰盛,不少名菜马格见都没见过。似乎还少一个人,或者两个人:果丹与杜枫,都是为马格出来没少奔波的人。

    “应该叫果丹来,给果丹打个电话吧了?”何萍说。

    “对呀,”元福立刻拿出手机。

    “我昨天住在果丹那儿,我们已经见过面了。”马格拦住元福。

    “你昨天就出来了?好哇马格!”何萍嗔道。

    “昨天见了,今天不妨再见嘛,大家一起庆祝一下。”苏健飞说。元福又要拨,马格说:“算了,元福,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马格?有什么事吗?”何萍问,马格一脸淡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马格说,端起酒杯。

    似乎马格与果丹有什么不快,但人们又不好再问。

    说到了杜枫,元福提议也应该让杜枫来,于是又说到果丹。马格未置可否,岔开话题谈起杜枫。这段时间杜枫这个人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,都认为这是个罕见的人,一个奇才。苏健飞甚至提议应该让杜枫做点什么事情,不知杜枫有什么想法。元福爽快地答应。何萍同样兴致勃勃:“搞个音乐节吧,就叫深圳‘红方节拍’夏季音乐节,让杜枫来搞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先听听杜枫的意见。”苏健飞说。

    这事交给了马格,马格含混地答应,心思并没在这上面。

    他也一直在想杜枫这个人。他需要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眼下他比需任何人都需要杜枫,他遇到了麻烦。

    他自己能够解决吗?他还没想好。

    马格酒喝得不少,没让任何人送。他想自己走走,过过风,他说到了车上恐怕会吐。他有点怪异。何萍、元福不知说什么好,没再勉强。

    红方酒店是繁华区,灯红酒绿,饭店、写字楼、酒吧、迪厅、夜总会、康乐宫鳞次栉比,马格高大的身影不断引来小姐的注目,她们向他招手,勾眼儿,有的从后面贴过来赤裸裸问他是否需要。他挥开她们,看也不看她们,他毫无兴趣。

    穿过一条街到了另一条街上,清静了一些。始终有个人跟着他,他发现她的时已到了路口。在路口小姐跟上来。一个不是很扎眼的女孩,个子很高,很深的眼影,头发披在肩上。没有骚首弄姿,只是淡淡地问马格要不要陪陪。她像个白领,没让马格觉得难为情,好像他们是自然的情侣。马格说了声谢谢,含义不很明确,小姐没走开,仍跟着他。

    你很寂寞,我也一样,我不愿太随便找什么人。

    就算她说的不是实话,或者你明知她说的不是实话,可她的确不让人讨厌。

    “你从哪儿就跟着我了?”他问她,他们并肩走着。

    “你一出来。”

    马格明白了,她放了长线,她很有耐心。

    “我是个穷光蛋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别骗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钱。”

    “鬼才相信。”她毫不含糊。

    “我就一百块钱,给你算了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小姐居然没要。“你出手这么大方,还说没钱。你是本地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像吗?”

    “看你也不像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像?我就这儿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住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住在地下室。”

    “又骗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信?前面一会就到了,你可别后悔。”马格收起钱。

    又穿过一条街,到了地方。

    公寓楼不错,但马格指着地下室入口:

    “就这下面。”

    小姐犹豫了,但还是不大相信。

    “想下去吗?”

    “下就下。”

    在过道小姐相信了。她听到了琴声。打开门,小姐看见架子鼓。

    “你是艺术家?”

    “流浪艺人,后悔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见过搞艺术的,唱歌的,画画的,还有作家、记者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客人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姐一歪头。

    “有像我这么穷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的朋友很有钱呀,开那么好的车,你怎么会住这?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点钱,你会做按摩吗?还是只——”

    小姐笑,“你不好思吧?”

    小姐开始脱,毫无羞耻。

    马格关上灯,点了一支蜡烛,挺好看的女孩。她抱住他,把他放倒,抚摸他,握住他。“就按摩吧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没有做,始终没有。

    小姐惊奇,马格一声不出,把蜡烛吹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行?”黑暗中小姐问。

    “我是个废人。”

    小姐几乎弹起来,即使黑暗中马格仍感到甚至看到小姐的面孔。

    小姐再次伏在他身上,她哭了。

    他抚摸摩着她的头发,她吻他。

    他把准备好的钱塞她手里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只有这些。”

    小姐攥着钱在黑暗中穿衣服。

    小姐只要了一百元,剩下的一百塞在马格手里。

    小姐走了,马格睡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马格还在梦中,小姐又来了,她把房子退了。

    2

    马格来到了牛扒城,找杜枫。他来得早,酒吧刚开门,他要了小瓶啤酒,慢慢酌着,等杜枫的回音。服务生已打过电话。杜枫麾下的一支乐队正灌唱片,录音、合成、混缩,就要推向市场,千头万绪,忙得一踏糊涂。杜枫赶回来已是晚上十点,马格不觉已喝掉六瓶啤酒。

    马格希望在牛扒城做点什么,端端盘子之类。

    “大歌星在我这儿端盘子,不胜荣幸呵!”杜枫笑道。

    “混口饭吃,你就高抬贵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正忙,干脆你也别端什么盘子,你给我盯着酒吧,音乐,演出,你都熟,其它有他们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不,老兄,我就想端盘子,这事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心事?”杜枫非常敏锐。

    “不,你先忙吧,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忍一段看看,你已经名气很大,都在唱你的歌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为这事,这事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别的事?”

    马格点头。杜枫注意到马格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感觉不好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非常不好。”马格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忙过这段。”

    “有危险吗?”

    “危险没有。再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杜枫一动不动看着马格。

    “在我这儿你随便,”杜枫说,“别忘了你的音乐,白天可能的话写写你的心情,心情是最后好的音乐。你还住地下室?可以住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儿是我的家,我离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放松点,马格。”

    很少吸烟的杜枫掏出一盒烟,递给马格一支。

    “那就说定了。”马格说,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”杜枫掏出钱夹,“你需要钱,这点儿先拿着。”

    马格兜里只剩下两块钱,杜枫非常及时,而且心有灵犀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?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工钱,还有版税。”

    “版税?”一个极陌生的词。

    “我做的一个专辑收了你的《蒙面天涯》,你应得的,别人出的也有,我会一分不少替你追回。当然不是你唱的,但是你的劳动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马格很少说这词,但现在他说出来。

    杜枫笑道:“不管你怎么想,我已经把你看作我的歌手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还能做这件事。”马格说。

    “再忍一段,一切会好起来,我会为你争取。”

    “与这事没关系,我出了点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身体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沉了会儿,杜枫说,“我是过来人,说实话,刚才我已经想到了。不瞒你说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,现在还有些后遗症。我在监狱呆过七年,发现自己的问题,曾一度曾想结束自己的生命,后来维特根斯坦说的一句话让我做出了相反的决定。自杀是可耻的,他说。你大概不知道这人是谁,这人值得信赖。你读些书吧马格,我推荐给你一些,很好的书。以你的天赋,会对你有很大裨益。你没到那步。你要放松点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彻底解放自己。你得释放出来,有些伤你不觉得,但它深入了本能,我们不知道。‘石头虽坚硬,可蛋才是生命’,你是一个生命,石头永远是石头,而你会再生。相信还有一种本能的力量会战胜一切,只要还有阳光,水,天空。另外你记住,对于一个‘人’,没有什么是耻辱的,没有什么。这是我说的,不是维特根斯坦。”杜枫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书在哪儿?这儿有吗?”

    “你去我那儿吧,在我家里。我那儿可是个好地方,走。”

    马格稍等了一下杜枫。星期三,酒吧人不多,没有演出,只放音乐,非常低的音乐,一个黑人歌手的低吟浅唱。痛苦是无边的,但他在唱。

    4

    马格在牛扒城的消息不胫而走。牛扒城生意异常火爆,人们争相目睹这位新来的服务生、沉默的歌手、《蒙面天涯》的歌者。他为人们送去酒、咖啡、暑条,但人们不是为这个,所有人心中都回荡着他那首伟大的歌:

    蒙面天涯

    我看不见城市的脸

    但我看见了星星和晚霞

    一只狼引导我

    我蒙面天涯

    蒙面天涯

    我看不见群山和大海

    但我看见了寒冬和盛夏

    一只狼引导我

    我蒙面天涯

    蒙面天涯,四海没家

    与狼为伍,立于悬崖

    没有思绪,没有记忆

    夜幕之下

    我们只有一口寂寞的獠牙

    但永不开口,永不说话

    永不开口,永不说话

    我看不见你们

    一只狼引导我

    我蒙面天涯

上一章 下一章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